当前位置: 商界网 > 观点 > 起底莆田民营医帮10大内幕:人血馒头的野蛮生长

起底莆田民营医帮10大内幕:人血馒头的野蛮生长

http://www.caistv.com  2016-05-03 09:32:12    来源: 看商界

商界导读:莆田系才是罪恶之源?武警二院与莆田系有何相干?这个占了中国民营医院八成、掌控着高达数千亿健康产业资产的莆田医帮是怎样的存在?

\

3、转战性病市场

陈德良的疥疮秘方,让东庄人有了外出闯荡的“底气”,但真正让他们发家的,却是多年前令人忌讳的“性病”。

1990年,东庄人刘小路(化名)得知朋友的同事染上性病,正四处寻找野方。性病,不好意思去正规医院,野方……敏锐的刘小路觉察到了商机。

刘小路自信一个“新兴产业”正在向自己招手:尽管当时已有莆田人开始涉足这一领域,但人数并不多,不存在抢市场一说。

“最开始我在大街小巷的电线杆上贴小广告。用最大的字将‘绝对保密’印在纸条最上方,吸引患者前来就医。”刘小路坦率地表示:“开性病门诊很简单,在临街处租个门面,买上几张桌子,罩上件白大褂就搞掂了。但利润却出奇地高,每个顾客都能带来上千元的利润。”

20世纪90年代前后,像刘小路这样由疥疮治疗转向为性病治疗的莆田人不在少数。而看到越来越多的东庄人开始“全国行医”,莆田卫生协会开始慌了。 要知道,当时大多数莆田人对医疗都一知半解,很有可能“随时失手”!为了安全起见,莆田卫生协会开办了函授班,要求在外行医的莆田人都去学习考试,只有通 过考试的人才会得到协会颁发的一本象征可以行医的证书。

转战性病市场后,刘小路很快就尝到了甜头。短短一两年时间就完成了原始积累。

\

4、要职业,要承包,要“院中院”

开性病小门诊毕竟不是长远之计。有一天,一个同乡向刘小路支招:去医院包个科室,打造“院中院”。

得到同行指点的刘小路开始“全国选点”。经过多次谈判,最终,他用每年缴纳固定租金加部分提成的方式,将昆明某公立医院视为鸡肋的男科租到了手。

紧接着,刘小路开始对科室进行整改:把聘用来的医生包装成“教授”、“专家”等业内权威,继而在报纸上大打广告,鼓吹自己拥有“国际顶尖技术”。为了和医院领导结成利益共同体,刘甚至还送出一定比例的股份给医院领导或主管部门,使其成为股东之一。

“就算现在,很多医院的妇科、男科也属于外包,并非是医院自己在管理。”刘小路如此说,而这一说法也得到不少医院工作人员的肯定。

与刘小路一样,同时期的莆田老板们纷纷转战“院中院”路线。无知者无畏,用利益广结“善缘”。东庄人在全国攻城略地,“院中院”遍地开花。

——1998年,莆田人的发展拐点正式到来。

“院中院”的发展模式以及高昂的收费被不少媒体指责,甚至还出现了记者冒充患者进行亲身体验时,原本十分健康的身体被检查出性病的“乌龙事件”。

媒体的报道让政府职能部门极度不满,出台了一系列规范性病门诊的措施,要求国营医院不得外包性病等专科。

但是,这些规定并没有断送莆田人的财路,在以刘小路为代表的莆田人看来,这是政府帮他们做了“彻底转型”的决定。

2000年,刘小路对给自己带来暴利的“院中院”事业作了一刀切的了断,并利用自己手中的资金和资源,在北京盖起了第一家专属于自己的医院。

到如今,刘小路在全国范围已拥有了近十家大型整形美容医院,尽管数量不多,但每家利润规模都在千万元以上,每年都能给他带来近亿元的回报。

责任编辑:朱作明
求报道
求报道

热门 | 文章排行榜

活动 | 近期活动预览

2015产品创新高峰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