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观点 > 内容生产者站着把钱赚了不是件容易事

内容生产者站着把钱赚了不是件容易事

http://www.caistv.com  2016-04-22 11:25:15    来源: 识象

商界导读:在传统媒体的经营遭遇断崖下滑的今天,需要耗费巨额成本的非虚构写作已被许多媒体割舍,而对于自媒体来说,参与非虚构报道也缺乏保障。

在朋友圈里刷屏的《太平洋大逃杀》你应该还记得,因为充满残酷的杀戮,它全平台的阅读数据超过了3000万。这个数据是《时尚先生》总编辑李海鹏告诉「识象」的,数据来源是乐视。 

《太平洋大逃杀》出自《时尚先生》杂志,因为极高的阅读数据被乐视购买,未来或将翻拍成电影。 李海鹏始终没有透露乐视买下《太平洋大逃杀》的具体价钱,但他承认近百万,这已经创造了非虚构作品的中国影视化销售纪录。 

在传统媒体的经营遭遇断崖下滑的今天,需要耗费巨额成本的非虚构写作已被许多媒体割舍,而对于自媒体来说,参与非虚构报道也缺乏保障。 

在另一方面,资本正在影视娱乐业泛滥,但中国电影的类型片市场却极度缺乏好故事。电影业、视频网站正到处搜罗优质故事囤积IP,以便在未来的时刻处于竞争优势地位,这使得《大逃杀》这样的故事可以被高价贩卖。 

但是这种方式能否复制,这是不是内容生产者的一剂春药? 

《大逃杀》本来可以这样卖 

还在执掌《人物》杂志的时候,李海鹏就非虚构作品的影视化已经有了方向。当时已经有资本曾询问过《人物》的一些作品,但因种种阴差阳错这些故事并未做成买卖。

而得到《大逃杀》这个故事时,一切都对了。这个酷烈的故事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成为最佳的惊悚片题材,他们很有信心卖出去但他们不希望这是一锤子买卖。

李海鹏希望这能成为一个模式。他们与一家影视公司和导演(李海鹏不肯透露具体的公司和导演)就《大逃杀》这个故事谈判很久,李海鹏希望能以内容方的 地位,套取股权、资本方面的合作。本来事情已经谈得七七八八,但那位导演私下咨询了有关部门《大逃杀》能否过审,得到的答复是绝不可能,此事只能不了了 之。

但乐视却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和资源,他们有信心让《大逃杀》过审。只是面对更有话语权的乐视,李海鹏的团队只能一次性售卖故事。

对于李海鹏来说,他还可以选择自制网剧的方式,虽然这样成本很低,但是这样的作品质量无法保证。这显然不符合李海鹏的性格,他无法忍受浪费一个好故事。

作者拿故事销售的八成收益

聊天中的李海鹏没有微博时代他给外人看到的那么自恋、自傲,但他也不像时尚媒体人那样花俏。他头发花白且有些凌乱,他仍旧断不了烟,但他并不像很多文人那样要故意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在时尚行业当中,有关明星们的采访并不会给文字采访什么时间,这个行业的采访,只能在路上在明星的化妆间等地方利用非常琐碎的时间。“在这个领域文字没有什么地位。”李海鹏说。李海鹏的非虚构团队要塑造文字内容的地位,所以它成立了一个Esquire实验室实,试图互联网转型,并实现内容变现。

这次《大逃杀》的成绩让团队得到鼓舞。作为激励,作者杜强将得到80%的交易收益。但在李海鹏看来这依然没有多少钱,因为收益打到公司再转到个人,之间要收取非常高的税。

李海鹏还和腾讯视频共同推出了一个新媒体栏目《黑镜实验》。这本来是他们团队缺题而推出的专题计划,结果越做越大,成为了一档视频真人秀。首季请策划人史航远离互联网环境,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视效果。

《黑镜实验》以反互联网的姿态获得了互联网的极大关注,但第二季却依然悬着,因为腾讯需要一个爆款产品。而如果让网红明星介入实验,显然要比史航之类的文化人更有号召力,但这如何与《时尚先生》的高逼格定位连接上就成了新的问题。

内容生产者站着把钱赚了并不是件容易事。为此我们和他就内容生产的变现模式话题好好探讨了下。

只有好内容做不了全产业链

识象:看到你朋友圈最近转发了韩寒在上海的演讲视频,韩寒已经形成了作者-故事-图书-电影的全产业链。《大逃杀》之后,《时尚先生》是否也可以形成类似的模式。

李海鹏:韩寒的方式非常好,我也想有个模式,但他的方式不适合我们。韩寒首先自己是一个大IP,他的ONE在移动互联网也经营了很久,聚集了很多电 影业潜在的年轻用户,这些都不是我们拥有的。影视业已经有很多资本扎堆了,还有发行、推广等很多我们不熟悉的领域。我们要在这里面形成全产业链太难了。

识象:《时尚先生》没有,时尚集团呢?

李海鹏:首先我们集团做的是to B的生意,服务的是各时尚品牌的需求,而电影是靠卖电影票,要取悦观众。如果去布局这个产业链,就等于我们要改去做最难的领域,真要这么做需要巨大的勇气。

识象:韩寒介入的必然是文艺片,但你的团队在社会类的非虚构写作方面的优势可介入更具商业卖点的类型片领域。

李海鹏:是,但我们知道像《大逃杀》这样的交易成绩,可能几年后都不会被超越。如果要一个一个的故事跟影视公司谈,也是非常复杂的事,这种类型片过审啊,价格啊都很不稳定。所以我们在考虑将非虚构的故事打包出售。

比如我们做一组全国法医的非虚构写作。法医遇到的事都太有故事性了,很多案例是中国编剧们瞎编都编不到的。我们做的报道就跟剧本一样直接可以拿去拍剧,那打包销售的价格也会有利于我们。

专为拍电影做故事不是我要的

识象:只是这样卖吗,会不会还是会出现股权或其他方式介入的方式。

李海鹏:光是卖故事当然不会很高的收益。美国最好的非虚构作家琼·迪迪恩她的作品最近卖给好莱坞最好的影视制作,销售的价格是多少,100万美元。这就是故事变现的最高价格了,就是这么多。

你说的模式我们肯定会试,不过就算进入也不是全产业链,那也是整个娱乐产业链里的内容端,仍然是最底层的那一环。

所以必须说明,我们做非虚构写作,不是说为了拍电影所以去采个故事。如果那样就走错了方向,被不可控的交易控制了。我的理解是,能卖出去固然好,不卖出去我们也要做,非虚构本身关注当下社会的现实,不变现也有它的价值。

识象:那假设《时尚先生》经营下滑了,会不会影响到非虚构的空间?

李海鹏:我想不会。国内的几家一线男性杂志里你比什么,比时尚的内容部分都差不多,也就是图片、设计有些差异, 真的经营出现问题,非虚构反而是我们最突出的特点,最应该保留。而且你知道我们的母公司也是非虚构传统的,国外很多男性杂志都有这个传统,大家明白它的价 值,所以真有那天裁剪也该是裁剪其他部分。

责任编辑:朱作明
求报道
求报道

热门 | 文章排行榜

回顾 | 往期头条

活动 | 近期活动预览

2015产品创新高峰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