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案例 > 江南春的回归之路

江南春的回归之路

http://www.caistv.com  2016-04-27 11:33:0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商界导读:江南春认同亚马逊CEO贝佐斯“与其研究零售行业会遇到什么变化,不如去想零售行业有哪些不变”的判断,回到传播的本质,最终还是要找到消费者不变的接触点。

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

4月18日,七喜控股发布公告,公司名称“七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分众传媒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至此,传媒第一股分众传媒私有化回归A股的大戏正式落幕。

而对于天才“广告销售”江南春来说,分众传媒的故事还远未讲完。

他并不愿意为了附庸A股的“炒作”风潮,凭空拉高股价。更多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现有的2亿用户基础上,让被动广告的模式生长出更多的枝桠;如何在日新月异移动互联网时代,以不变应万变。

天生销售

江南春是浙江宁波人,2003年5月成立分众传媒,并担任董事局主席和首席执行官。那一年,他才30岁。

在此之前,他所有的履历均与广告有关。还在华东师范大学读书时,担任学生会主席的江南春便开始兼职做广告销售,月薪300元。当时的工作是帮客户做广告策划,并扫街到大楼里面进行宣传。

1993年,江南春所在的广告公司一年收入400万元,其中150万元由他贡献。由此,他决定单干,便自己出来和同学创业,在上海国际贸易中心成立 了永怡文化传播公司。彼时,他管理着一百多号人,服务于二十多个客户。1998年,他的企业年收入超过5000万元,占领了上海95%的IT广告代理市 场。

不过,江南春并不甘心于此。他曾在一次内部讲话中坦露了那时的心迹。“每天九点多上班,七点下班。然后找同事打牌,谁赢了就请吃饭,吃完饭去仙霞路唱卡拉OK。貌似很惬意的生活,内心却十分挣扎,我深夜里时常在想,这就是我的一生吗?”

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电梯门上贴着的小广告,发现了楼宇电梯口这个特定地点的广告价值。他确定,这个地点如果有电视广告,效果肯定比一张白纸要好。

于是,在广告行业摸爬滚打十年后,分众传媒应运而生。2005年7月,成立才两年的分众传媒在纳斯达克以每股17美元的发行价上市。一夜之间,江南春身家暴涨至2.7亿美元。

“其实他的准确定位,应该是我们公司最大的销售。”时至今日,分众传媒一名老员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依然如此评价他们的老板。全年无休、精于算数、热衷销售等等都是打在他身上的标签。在媒体怀疑他退隐或沉寂的时间里,其实他都在见客户。

多年来,江南春的作息时间都维持在上午八点到第二天凌晨两点。他认为睡觉太多是件很浪费的事:“基本上每天工作十六个小时以上。吃饭要不自己吃个盒饭,要不就是和客户或者同事边吃饭边聊天,我们经常开午餐会。”

即便是在每年年会现场,江南春都不是一个可以轻松下来的人。据说,现场的销售员们都会暗暗捏把汗,以提防江南春现场点名对业务和产品的考验。“当然,如果能回答对,奖金也是非常高的。一旦回答不上来,可能就非常尴尬。”另一名员工如此讲述着与众不同的经历。

事实上,前述行为也无不传导着分众传媒作为广告平台的导向,即效果至上。其实,骨子里无处不在的商人气息,只是江南春公开的一面。

华东师范大学时代的江南春是一个颇有才气的诗人,出任过华东师范大学“夏雨诗社”的社长,成为海子和顾城曾是他的追求。不过,那个时代终究已经成为过去。

回归之路

上市后的分众传媒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上升势头。直到2008年,好日子戛然而止,江南春遭遇了创业以来的第一次危机。

在央视315晚会上,分众无线违规群发短信被重点予以曝光,各种质疑和批评也纷至沓来。资本市场也反应强烈,股价在3月17日开盘之后下跌了11.66美元,分众市值蒸发了26.6%。

随后,由于汶川大地震和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分众传媒首度出现7.68亿美元的亏损,公司股价连续跳水,一年内市值蒸发了90%。

江南春被迫将自己多年来通过并购精心组建的业务拆散。首当其冲的是无线业务和玺诚传媒。但是,频繁的收购使得江南春疏忽了内部管理和运营,股价遭受重创,到了2011年,分众开始聚焦主业,深耕生活圈媒体,利润大幅回升至2.8亿美元,但股价却始终不温不火。

五年过去了,江南春对这一经历仍旧耿耿于怀。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在美国买我们股票的人90%没来过中国或者来中国都住在酒店,没有去过公寓楼、写字楼。这个很可怕。我问自己,这个会改变吗?美国人住的都是HOUSE,根本没有见过这种生活环境。”

他甚至有点悲观地认为,分众传媒最初在美国上市的时候受到热捧,原因是美国投资者不是真的看中哪只股票才买,而是买中国的高增长预期。

他无奈地表示,想要让投资者了解分众传媒,只能邀请他们来中国参观,实地看看分众传媒的广告是如何运营的。但是,江南春并不想这么做。“今天他们又猜测中国的经济会不会放缓,有很多疑虑,所以当中国这个词不再代表高增长,估值系统就会出现问题。”

2012年,江南春决定将公司私有化。2013年5月,分众传媒正式完成私有化。在外界看来,那不过是在美遭遇冷眼后的一种退路。但事后A股的疯狂证明,分众传媒站到了风口上。有人觉得是蓄谋,有人觉得是命好。

2015年12月17日,分众传媒借壳七喜控股的重组方案获得证监会通过,这也意味着,分众传媒成为首个从美股退市回归A股的上市公司。截至4月22日,其市值已经达到1354.7亿元,仅次于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和京东市值。

这一结果江南春坦言并没预料到。“开始私有化的时候我都不知道A股能不能接受从美股回来的公司去上市,我只是想到既然美国不认可我们的商业模式,那我至少要回到本国市场。无论港股还是A股,至少比美股要更理解分众。反正我的初衷是,让能理解的人买我们的股票。”

责任编辑:朱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