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案例 > 你吃过的每一粒米,都和这里几代人的青春有关!

你吃过的每一粒米,都和这里几代人的青春有关!

http://www.caistv.com  2016-04-26 09:54:38    来源: 中国企业家

商界导读:当这片黑土地赠予的一切正在改变,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开始重新思考该如何善待它。

当太阳从这里的地平线升起时,中国的绝大部分地区仍值黎明前夜。已过春分,这片黑土地仍被冰雪覆盖,冬季是这里最漫长的季节。

这里是北大荒。七十年来,历经百万官兵知青戍边卫疆,曾经流放之地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一位农业学者形容,今日中国现代化农业的最高水平在黑龙江,黑龙江的最高水平在北大荒。他口中的北大荒,是指依托黑土地而生的北大荒集团。

北大荒集团管辖着4327万亩耕地,是中国最大的商品粮生产基地。这里的农耕机械化率达到97.5%,一年生产的粮食总量占全国的5%,达432.6亿斤。

作为黑龙江省首屈一指的经济实体,这家企业的特殊历史和盘根交错的业务脉络都彰显着在当地无出其右的区域地位。

来自北大荒集团的官方资料显示,该集团辖区总人口173万,从业人员84.9万,下属9个分公司和113个农牧场,拥有上千家国有企业或非国有企业。事实上,北大荒集团还管理着至少750家科教文卫等社会事业单位,包括学校、医院,甚至配备齐全的公检法系统。

但昔日的辉煌似乎正在淡去,这个农业“巨无霸”,以及这片土地都已步入新时期的岔路口。

“结构调整到了历史性的关头,过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迫感这么强。”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一位负责人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专访时直言不讳。作为北大荒集团前身,黑龙江省农垦系统与北大荒集团关系堪称庞杂。这家亦政亦商,并同时保留着军团基因的特殊企业正值关键时期。

政企沉疴

位于哈尔滨香坊区红旗大街175号的北大荒博物馆浓缩了这片土地的历史。博物馆的门口挂着一条红底黄字的横幅:“北大荒精神万岁!”

北大荒故人墙上刻着12429个名字,这是第一代来此垦荒的人留下的生命痕迹。名字的上方印着一排红字: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1947年后,王震带领十万官兵解甲归田,拉开了屯垦北大荒对的时代剧幕。之后,大批城市青年先后赴边卫疆。

国人对于北大荒的历史并不陌生。1947年后,王震率领十万官兵解甲归田,拉开了屯垦北大荒的时代剧幕。之后,大批城市青年先后赴边卫疆。一位年过八旬的亲历者向《中国企业家》记者回忆当年的经历时,已记不起来到此地的具体年月,只记得随夫行军而来,当时生活的院落中还时常有狼群出没的脚印。

这一时期,垦区实行军事化管理。农户在军队营房居住,生产生活皆由军队统一部署,脱离地方政府,谓之“军垦制”。至今,不少农场仍以当年的部队番号为名。

开垦北大荒初期,这种一切行动听指挥的人海战术无疑最能保证效率。北大荒摇身一变成为北大仓,军垦制功不可没。

但激情燃烧的时代随历史远去,北大荒农垦系统的管理体制并没有发生实质变化。当年军队的保卫处、军事法庭、军事检察院先后演变为黑龙江垦区的公检法系统,其他管理机构干部就地转业后,军队的管理职能平移至垦区。这里的行政管理成为与黑龙江地方政府独立的另一套体系。

但在日常运营上,垦区农场遵循国有企业的模式,盈利上交国家,亏损由国家补贴。农场职工分配至生产队,由农场统一发放工资。

两套机制并驾齐驱的管理运营模式持续了近40年,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已习惯了这种特殊的系统交集。作为一名农场的老人,今年年过六旬的老覃依然记得,当年在生产队的机务组开拖拉机,每月大概能拿到30块工资。当年覃家八口随他大哥转业至当时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六师二十五团,如今的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他对记者说,彼时,农村食不果腹,能落户农场就已是命运的恩宠。

360截图20160425160150959

上世纪80年代,垦区农场开始在小范围内尝试家庭联产承包制。畸形体制下的阵痛开始若隐若现。

上世纪80年代,垦区农场开始在小范围内尝试家庭联产承包制。畸形体制下的阵痛开始若隐若现。

家庭联产承包制推行不久,因诸多承包个体经营不善,出现欠款挂账现象,大批家庭农场再次回归生产队。

公开资料记载,在推行新制一年后的1984年,垦区内家庭欠款挂账为0.45亿元,四年后,这一数据上升至9.35亿元。

老覃回忆,他所在的七星农场当年欠账大概有2.7亿元。羊毛出在羊身上,随后,挂账欠款又被分摊至农场各个职工。说起这段往事时,他失望地摇头,“种地的收入全都拿去缴欠款,谁还愿意给农场种地?”为避免被农场强行缴纳欠款,不少农场职工纷纷另行开荒种植。

采访途中,老覃领着我去看地。道路沟壑纵横,冻土磨擦到汽车底盘吱呀作响。40分钟的车程后,他对着眼前的8000亩耕地手指一挥,“这片地啊,都是当年农场欠账后个人开荒的,头年开的荒,第二年一下雨就全淹了,水利不行,反反复复折腾好几年,不容易。”

一份公开的文献中记载,由于当年农场欠款挂账,加之粮食价格不高,职工种地赔钱,大片的土地日渐荒芜。农场随后到周边的农村广招农户到农场种地,并许诺解决户口。

让黑龙江农垦总局的历届主政者感慨的是,受历史欠款问题困扰,土地承包制直至2002年才在垦区农场全部落实到户。这一制度推行前后耗时近20年,堪称艰难,好在变革也从未停止。

1998年3月,经国务院批准,成立黑龙江北大荒农垦集团总公司,组建北大荒集团。同年11月,北大荒集团将旗下16个优质农场、浩良河化肥分公司、北大荒米业有限公司、北大荒纸业有限公司和龙垦麦芽有限公司进行重组,组建黑龙江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后者于2002年3月29日登陆A股。

责任编辑:张禄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