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案例 > 暴走漫画创业故事

暴走漫画创业故事

http://www.caistv.com  2015-11-06 11:17:14    来源: 创业邦

商界导读:本文将为你讲述:怎样一个团队,能让《暴走大事件》充满各种逗梗;暴走漫画到底赚不赚钱;还有他和她的故事。

虽然此文略长,但我想说……

能独家讲述王尼玛创业8年故事的媒体不多啊!咦,好像只有我们。嘘只有我们

你不能只把他当做一个脱口秀主持人,他是个创业者啊!

谁手机里没有存几十个逗比表情,所以他是我国互联网表情之父!

本来我想请他录个音频和大家打招呼,但这厮说自己很忙。好,放过他!

本文将为你讲述:

怎样一个团队,能让《暴走大事件》充满各种逗梗;

暴走漫画到底赚不赚钱;

还有

他和她的故事。

最 近王尼玛和他的妹妹王尼美各带一组视频团队去拍片,结果两人都光荣地拖延了。一个是在北京,一个是在深圳;一个在拍《暴走大事件》,另一个在拍《脑残师 兄》。北京的情况很不可控,请来助阵的包贝尔和刘昊然遇到了晚间大堵车。深圳那边的拖延症就属于自作了:主持人皮诺偶然聊到了一个话题,在王尼玛的带领 下,他们架着灯,全副武装地越聊越嗨,忘了时间。

虽然这话题的题目,唉,能把人无聊得一跟头。

暴走漫画是个兄妹档,主创是王 尼玛和他的妹妹王尼美。深圳团队主要是“大事件”等自制剧的拍摄,北京是技术和App,总部西安是社区和内部协调,南京有一帮技术男负责运营,上海和成都 也有办公室。但王尼玛兄妹的活动范围还不止于此,他们简直是过着“狡兔八窟”的生活。一会我们会聊到。

新粉很容易喜欢上“大事件”,而我们这些稍有点网龄的人还记得暴走漫画官网上那些漫画制作器。转眼间,暴漫已经8年了,他们两人1987年出生,算算,他俩出道还真够早。难道是童工出身?

————姚明张翰金馆长共同组成的分割线————

知乎上有人把万合天宜和暴走对比。万合天宜拍的是屌丝的故事,叫兽做了多年的土豆播客,短剧一部一部拍得有条不紊,那是多么专业的一个团队啊。

暴 走才是真草根和屌丝。2013年开始投拍“大事件”,草台班子三人上阵。王尼玛是在那一天开始做脱口秀主持人的,制片人小英哥是在那一天开始做制片的。制 片的任务是张罗拍摄需要的一切,而真的屌丝,敢于面对啥都没有的状态。他们只有60平米的两个房间,王尼玛紧靠着窗户才有足够的焦距。

“大事件”这个名字是王尼美取的。《屌丝男士》等自制剧相当于段子合集,王尼美凭直觉认为暴走不太适合走纯烧段子的路线,而时事热点是一直在更新的,可以长期采用。

第一季的台词由王尼玛自己写出,后来双周播改成周播,工作量就愈演愈烈了。你以为造梗很容易?除了文字调侃梗,还有开脑洞的短剧梗。现在“大事件”发出招聘,能有500多张简历飞过来,笔试减少一半,剩下合适的人才寥寥无几,编梗没有所谓的专业对口。

所 以王尼美感叹,“大事件”最初的团队简直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敏感而有创造力。他们的关系有点复杂,王尼玛的高中同学、大学同学,王尼美的初中同学、发 小,王尼玛干儿子的亲爹……也有同同这样的编外人才。同同是暴走爱好者,自己做了暴走的山寨视频段子,被王尼玛赏识并招安过来。他是暴走少有的刚毕业就要 月薪一万元以上的同学。

这个知根知底无需磨合的以同学为单位的神秘组织,奇迹般地恰好脑洞都很大。“每个班级都会有几个特别会讲故事的 人。”王尼玛这人其实没朋友,他的朋友都被他变成同事了。所以暴走是一群1986-1987年出生的人领导着一群90后。他们的工作方式很正常,互动方式 更像是同好者,或者是一群病友。

我曾经很认真地想要研究,这种强烈依赖逗比创意的视频团队能有多高的工业化程度,梗不够新就像春晚小品,被 淘汰的速度很快。眼见为实之后,我放弃了期待。暴走还停留在一种小作坊的运作模式上,即使有VC朋友赞叹大事件的工业化程度是自制剧团队里较高的——天 哪,那其他制作公司得成啥样?

拍《脑残师兄》聊天的这件事,王尼玛辩解,他们是在花一些必要的时间进行脑洞间的碰撞。我来翻译他的话吧:为了造好梗,聊天是必要的时间成本,比赶时间重要!

王 尼玛发明了暴走视频团队的特殊招聘方法:来一位应聘者,让ta坐在那,自己跟自己侃半个小时,他就在旁边听着。这使暴走的人都带着奇葩的味道。王尼玛经常 介绍的导演八戒,父亲和爷爷都是看管监狱的干部,他在监狱大院长大,小时候听父亲和爷爷对他说的最多的是“不要和这个强奸犯玩,可以和这个杀人犯玩”。

年轻人有独立做一摊事的冲劲,越让他们独立他们越敢拼。抓住这样的心理,暴走鼓励新人开自己的新系列,所以有了《暴走撸阿撸》《暴走恐怖故事》等。它们都是周播,整个星期都要连轴转拍摄。十几位编剧听上去不少,分到每个节目当中就只有2~3人。尽管王尼玛欣赏腾讯通过冗余劳动力来维护创造性,但是暴走员工的工作量是严重饱和而不是冗余。

做内容的人是一群有难言之隐的人。两位导演八戒和SASA的要求都非常严格,由于大事件的一些段落在深圳之外拍摄,如北京方便接待明星客串,西安可以整合其他资源,每次回来的片子,不满意就要重拍。

还有时效性,每周先完成一些时效性不强的内容,周三、四再补拍时事部分。一些影响力很大的突发事件,例如周董大婚,不加上他们会浑身难受,又导致了必要的加班。

小英哥说办公室基本上一直有人加班,除了一次早上7点发现没有人之外。八戒的一份加班报告显示一个月上了33天班,因为他有两个周末都在通宵。

提取热点话题是相对容易的。尽管王尼玛不愿为我展示,

但他介绍了暴走的一套热词系统。暴走有社区、App、微博微信等平台的热搜内容,用户用生成器制作漫画时的文字、使用的图片模板,还有用户看前后8篇文章的行为判断,来获取网民的兴趣和情感导向——王尼玛说暴走对网民的情感要迎合。然后他们会在各个平台上做A/B测试。

比如,“你选哪个”和“你他妈快选一个”哪个更受网民欢迎,凭空猜测是猜不到的——这年头网友喜好更加不可捉摸,谁知道叶良辰为啥会这么火呢。所以一切都要看数据。王尼玛非常有互联网意识,2013年他就在建这个热搜系统了。

暴走的社区时代很像互联网公司,现在又嵌套着一个影视制作公司。它在2013年拿了投资,接着是几轮融资,冲着IPO前进。而造梗就像造血,系统化运作是筋骨,它的员工们是不可替代的大脑。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登场的分割线————

王尼玛和王尼美在伦敦政经学院读了本科。他们以每年换一个项目的速度,创业以及打工。

大 二的时候,他俩将一个社团做到巅峰,社员有2000多,宣传做得铺天盖地,卫生间每个隔间各贴一张海报的节奏。社团活动也丰富多彩,他们给香港的投行打电 话组织学生去参观,发现这招儿还挺好用,然后给航空公司打电话希望给学生折扣价,代价是邀请航空公司高层来学校演讲以提高人气。后来从香港回程时,这家航 空公司就倒闭了,王尼美讪笑:可能是这一单做得太亏。

按照惯例,社团领袖到大三就要退休,他们就想要创业,还把暴走的商业模式勾勒了一番。暴走的事情他们从大一就开始做了,早期的四个表情是王尼玛手绘的——他在伦敦电影学校学过一点美术。

大 四他们的重心又放到了找工作上。伦敦政经是一所盛产银行人才的学校,而且洗脑力超群,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关口,两个人都惊心动魄地进入了投行。这时 候,他们的打工经历却开始分岔,被分在不同部门。王尼美的部门被卖给了瑞士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吃完午饭等晚饭。

王尼玛则意 气风发地做了很多项目,参与了迪士尼和漫威的合并与很多地产项目,从早10点忙到夜里三四点,回去还要盯着当时只是个人站的暴漫社区。是的,大四回国的时 候,他在西安注册了公司,员工是他的同学。世界上最浪漫的距离,莫过于每天顶着时差,通着电话聊着qq,商量暴漫怎么办下去。

王尼美说王尼玛忙到自己整天都遇不到他,这胖子脑回路异于常人,骨骼清奇,长胖的速度也异于常人,每个月他们都要去重新买一次衬衫。

王尼美的工作做得很不爽,唯一的慰藉是吃饭睡觉蹲坑,无时无刻不想着编段子,再发到暴漫上。二三四五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周冀(当时在盛大)竟然找到了王尼玛在投行的办公室电话,这把他shock到,周冀还提到了天使投资,这意味着暴走有成为一门生意的可能性。他们后来在2013年回国。

分析这对创业伴侣的所谓创业基因,你会发现他们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复合型人才,好像除了创业,没有更适合他们的职业选择了。

这两个人的性格直接决定了暴走的品牌性格。

以漫画来归类,暴走并不是日韩风,而是欧美的fml(fuck my life)气质,直率粗鄙冷幽默,第一眼容易让人一口喷在屏幕上。其实这就是王尼玛自己的审美,他说自己当年不仅冷幽默,还愤青,喜欢骂骂咧咧。

王 尼美是个极有娱乐精神的金牛座姑娘,中学和大学都在研究小品短剧,捧红了王尼玛。她的小品风格主要是恶搞。她记得那是《春光灿烂猪八戒》播出的年代,但恶 搞毕竟还是少见的。放到今天,若让他们只用一个词代表暴走的精神,他们脱口而出的词会是“恶搞”。这两个人绝对想不到,现在全世界都已经习惯了恶搞。

对 于暴走漫画的表情为什么会这么火爆,姚明、金馆长、张翰被再创作无数次,王尼美两手一摊:“没法总结,我不会讲那些所谓的成功学神话。”如果非要她说出一 条理由,可能是表情加上文字的形式能符合不同语境。这有点妙。你摔了一跤用这个表情,你看别人摔倒又可以配上不同的文字,这是文字没有办法表达的意境。

这两个人都富有商业头脑。他们都出生在商人家庭,父母是白手起家。所以他们抛弃投行的工作也不会觉得特别纠结。王尼美说,家人的影响,让她觉得白手起家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我严重怀疑,是家庭带来的商业敏感,让他们在一些关键节点上做了非常有趣的决定。曾经的暴走社区聚集着很多高知白领,他们了解fml和英式冷幽默,笑点和王尼玛差不多。但王尼玛发现,他们只看不参与,即使创作也是自娱自乐。

随着表情的病毒式传播与SNS的热度,暴漫社区里进入了很多年龄稍低的,呃,中学生甚至小学生。他们爱暴漫爱得明目张胆。有时为了防止一群小孩在上面和同学互相灌水,用算法把几个字设为关键词,第二天,发现满屏赫然都是那几个字——孩子们在做实验呢。

劣 币驱逐良币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王尼玛认为看似劣币的学生群体是真正的消费人群。拥抱低龄用户是他做过最重要的决定之一。如果当时他有一些纠结,把主流 的东西不断地往上引,可能就把自己堵死了,消费人群只有那么小。他问自己,新浪微博开始不是要做Twitter吗,显然也没有做成,但是活得不是好好的?

他认为和投行运作地产项目是一样的,甚至地产和网站对他来说都差不多,看的全是流量。一个高档Mall建好,涌入了一堆小学生来撕名牌,怎么办?王尼玛说,商品重新排列,继续迎接他们。

但是王尼玛的情怀还在。他想放大年轻人的兴趣,为这些人做些实事,所以采用了一种曲线救国的方针,用不同的产品类型涵盖不同的用户群。App是9~24岁,微博是18~30岁,“大事件”能覆盖到45岁以下。

其 实王尼玛是个有野心又现实的人。他很早就给自己做了定位。用户有三圈,第一圈是死忠粉,第二圈是泛品类粉,第三圈是路人粉。他很怕暴走成为一个小众的产 品。即将推出的每一款产品就像打弹珠,都在力求精准地打到第二圈。但是第三圈就比较困难了,因为公司现在还很小,去年70个人,今年270个人。

还有一个重要决定是做“大事件”。暴走的一个公号曾被微博管制误伤。他们当时有着强烈的不安全感,认为很多成绩是会一夜消失的,如果没有不断尝试,可能和那批被关掉的公号一样悲惨。

优酷是“大事件”的独播方,也是暴走的一位贵人。但王尼玛开始并不清楚自制剧这个江湖到底是怎么个情况。2013年,他看到视频巨头们自己纷纷做自制剧,它们究竟是赛手还是裁判,或者只是场地提供者?

王尼玛抓到了优酷土豆CEO古永锵的出现时间,在一个活动中,古永锵从台上走下,他冲上去直接问:“优酷到底想做什么?”古永锵对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胖子很认真地回答:优酷要做基础设施,你盖楼你赚钱,我们只收过路费。

王尼玛相信了古永锵。按照他的判断,很多公司在继续扩大版图的路途中,都要让自己变成基础设施。YouTube把自己“改没了”,腾讯qq开机页面不再是微笑的企鹅而是个轮廓,大家为了支撑更大的野心,都在去个性化、去标签化。

在他看来优酷也是这样。优酷作为平台会全力支持大事件,假如有一百个大事件在平台里,这个平台不就搭成了吗?他这才和优酷开始了深度合作。

找古永锵“蹭回答”的胆子是在大学时炼成的。他是校报编辑,校报在伦敦政经的监督作用非常强,有次他为了调查一位宿管对私闯宿舍的不作为,特意闯进去钓鱼执法,后来那位宿管被学校开除。

王 尼玛一直非常支持各种机构对暴走内容的监管,优酷让砍哪些内容他就砍哪些。其实他是个可以“入世”的人,有站队意识,但同时又有棱角,触及底线就容易被惹 毛。我见过这个胖子被“惹毛”的景象,只因为一个问题涉及到他的底线就火药味十足。这样的性格是会得罪人的。据说暴走的几位主创都是这种性格,说得不爽就 拂袖而去。

回国后他的性格变了很多。最近他要回一趟伦敦,因为家还在那儿。其实是他们的小狗蛋蛋还在伦敦,这次要把蛋蛋带回来。这一次,对他们来说,才叫彻底的回国创业。

————暴漫离钱有多近的分割线————

男女生搭配创业,配置一般是女生貌美如花,专注做产品或者市场,男生赚钱养家,思考那些所谓的格局,与投资人喝喝茶。王尼玛对赚钱这件事想得很多,但他是明显的“有所为,有所不为”,把验证过的能力揣到兜里,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使出来。

再一次引用知乎网友的评论,而且又是拿万合天宜和暴走来比较:它们俩一个软广做得风生水起,另一个憋着能不做就不做。大事件不喜欢做软广,反而要做“假广”,比如唐马儒的“肯打基”,张全蛋的“富土康”。

现在暴走的收入来自广告、游戏和少量衍生品。“大事件”观众清楚记得导演王蜜桃离职,他在微博上po出了一封长微博,说自己转行去了一家游戏创业公司。王蜜桃的理由是,暴漫的自制剧离钱还是远。王尼玛想挽留,解释暴走离钱并不远。但是他并没有说服蜜桃。

先说广告的问题。为什么宁可做硬广、恶搞的“假广”也不喜欢做软广?这个胖子翘着腿,瘫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说,镜头前、镜头后,自己都不喜欢假的东西,包括他挑演员也要演技清新自然,张全蛋、唐马儒个个都像本色出演。

听起来是有点偏激和精神洁癖。为什么软就代表着假?同事对他的偏见却是喜闻乐见的,因为软广让人头痛,客户的介入会把视频团队自认为100分的创意减到60分。他们曾经向客户提出:再逼我们,我们就把钱退回去。

游戏是他认为可以正大光明去赚的钱。最近上线的《天天暴走》是暴走自己开发的,选择了一种跑酷游戏,里面植入了“大事件”暴走明星人物的元素。赚这笔钱,王尼玛就认为必须打到第二圈,大众化、好玩,最好是高活跃度、低ARPU值。

低ARPU值,又是因为他不希望用户产生“看,暴走来做游戏坑钱了”的感觉。他用“我要做良心游戏”不停给自己洗脑。

暴 走曾经做过一款《暴走无双》,是与北京的一家公司合作出品的“换肤类”游戏,对方开发,暴走提供素材。开始他们想得比较简单,没想到素材的提供非常复杂。 那一次,整个团队都“上纲上线”地认为,终于要用游戏认真地赚一次钱了。王尼美用Excel定了一系列详实的推广计划,自认为当时是Excel操作水平的 顶峰状态。第一个月流水一千五百万元。

但是王尼玛觉得这次尝试产生了一些坑钱感。

王尼玛和王尼美其实并没有体会过非常窘迫的 感觉。尽管暴走曾经有3个月开不出工资,但是那时候投资已经签好,只是要忍过3个月而已。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我司的上海办公室,那时他来谈融资,然而很 幸运,或者说王尼玛足够有资本意识,也同样受到资本青睐,此后暴走一直能够连续融资。它的天使投资人周冀赞叹,经常是自己都不知道呢,暴走就融了又一轮。

他们应该也不会喜欢完全没钱的感觉。在英国时,周冀打来投资意向的电话,他俩商量是继续留在投行还是直接回国创业,后来他们采取了折中措施,一边工作一边创业,不至于交不上伦敦的房租。当然,这也导致王尼玛越累越胖。

小英哥加入暴走之前在创业,从事保险行业。给王尼玛这个老同学帮了几周忙之后,他留下来,因为感到“暴走会是一家越来越好的公司”。他和同事私下勾勒过暴走的未来,可能是个XX,同事说,no,王尼玛把这一切想得更大,他想把暴走做成“XX+XX+XX”的模式。

所 以,投资人青睐王尼玛,和他的vision有关。他和王尼美希望功成名就之后建立一支文化产业基金,因为中国的文化内容还大有可为,中国人为个性所花的钱 还太少。电商都在打价格战,O2O解决了懒的问题,但是个性化的消费还没有升级。他相信人们会愿意为彰显自己个性的产品花超多的钱。

这不就 是粉丝经济吗?一个抱枕的价格很low,一个被唐马儒坐过一次的抱枕就不一样,粉丝还会嫌价格太低:怎么能把俺家唐马儒的身价标低呢?靠“开光”飚出高 价,谁在这么玩?日本的粉丝经济当中,衍生品都是限量版的,明星也不能随便给粉丝签名,经纪公司把衍生品的收入紧紧抱在怀里。

但是王尼玛现在还不打算认真去做衍生品,他对现在暴走的衍生品质量不满意。

这个胖子实在难搞。谈赚钱,如果不谈未来的畅想而只是谈现在,还不如拍片让他兴奋。

应王尼玛和王尼美强烈要求使用官方CP名衔。

责任编辑:朱作明